一健小事

一蚊有難,百方支援。

Indomie,低調到尼日利亞人都識食

方便、廉宜、惹味,是營多撈麵Indomie的三大印象。網民戲稱Indomie是「低調麵」,還衍生了潮文二創歌曲,以及介紹Indomie新菜式。公司董事稱,前年每名港人每年平均購買6包。

2010年,撈麵被台北縣衛生局發現麵條和醬料包有禁用防腐劑,貨品要下架。公司指該批貨品是水貨,貨品獲批准再次上架。20122013年,印尼撈麵當選theramenrater全球十大最好吃即食麵。

撈麵背後的故事,你知道多少?過往不少本地報章雜誌也訪問了相關人物,道出牌子為何引進過來。較少人知道的是,為何會有這牌子?為何衝出國際,連尼日利亞人也愛上?更重要的是,撈麵所屬的Indofood,是印尼華人富商林紹良家族集團的現金牛(cash cow),家族與當年總統蘇哈托關係密切。沒有這段主從關係,Indomie幾乎肯定沒有今天的規模。

Indomie相片。By Gunawan Kartapranata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 via Wikimedia Commons

Indomie之一:蘇哈托的主公

認識Indomie,先要認識林紹良和Indofood。林紹良是來自福建的印尼華僑。1938年,他21歲,為了逃避日軍而坐船到印尼古突士縣(Kudus),靠賣衣服為生。後來到繁忙的港口三寶瓏賣貨。傳說當年鄭和下西洋也曾在那裡上岸。1952年,他去雅加達尋找商機,居住唐人街。

二戰後,印尼爭取脫離荷蘭獨立,林紹良協助印尼共和軍走私必需品,其中一隊隸屬蘇哈托。當時印尼軍認為走私是愛國行為,值得敬重。他就險中求利。

蘇哈托在1949年認識林紹良,但二人要在1968年,蘇哈托當選印尼總統後,關係逐漸變得深厚。

林紹良。圖片來自《蘋果日報》。

印尼的高級軍官,多數也聯繫一位華商「主公」(cukong)。軍官需要華商籌集資金,支援軍隊開支及鞏固權力,而華人在印尼是少數群體(當時約佔3%),有錢的華商更需要軍官保護和提供好處。那種好處是:華商以政府高官(尤其是佔統治地位的軍方將領)客戶的名義,從政府獲得合約,完成後將部分利潤分給高官。

蘇哈托有幾位主公,林紹良則是頭號主公。憑著這個關係,壟斷多種貨物入口圖利,例如製造香煙的丁香和麵粉,獲取大量現金流。回報是蘇哈托的侄兒、兒子等家族成員得到股份。

林紹良的印尼名字Soedono Salim也是蘇哈托改的。

蘇哈托肖像。By State Secretariat of the Republic of Indonesia (5 Tahun Masa Bakti Bapak Try Sutrisno)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走筆至此,讀者仍然感到林紹良很陌生。其實,他跟香港不遠,他在1981年跟菲律賓銀行家Manny Pangilinan設立第一太平公司,並擔任公司首任主席至1999年。1992年,旗下的第一太平銀行上市,並一度成為恒指成分股,後於2001年被剔除。2000年公司把銀行售予東亞銀行。

Indomie之二:生產麵粉,生產現金

稻米是印尼主糧。然而,1960年代,印尼缺乏稻米,剛上任不久而親西方的蘇哈托,要穩定民心,請求西方支援。1966年,美國捐出稻米,同時藉機推銷過剩的小麥。

早期,因為印尼少人吃小麥食品,運來的小麥先在新加坡處理成麵粉,再運到印尼。不過運送過程會損害產品質素。林紹良於是建議直接在印尼製造麵粉。

1967年五月,蘇哈托在擔任代理總統時,創立國家糧食採購局(BULOG),控制主糧的價格和分配。BULOG是印尼輸入小麥和批發麵粉的唯一機構。政府直接獲取小麥,分給麵粉廠加工。

1969五月,林紹良跟蘇哈托侄兒、另一位同鄉商人及其印尼夥伴成立麵粉製造廠PT Bogasari。在亞洲金融風暴前,BULOG嚴格控制麵粉制造商數目,以及每家麵粉廠的銷售地點。Bogarasi就可以銷售至中爪哇及蘇門答臘,達至印尼八成的人口。

成立BULOG的原意是穩定糧食物價。但看看麵粉生產機制,我們不難得出一個結論,機制有助Bogasari壟斷和獲利。

Bogasari

在管制時期,印尼有五家麵粉製造廠,Bogasari是最大的。亞洲金融風暴後,管制解除,製造廠數目逐漸增至23家。(圖片取自Franciscus Welirang的簡報。)

機制是這樣的:BULOG以低價出售入口小麥到麵粉廠,廠方加工小麥成麵粉後,BULOG用高價買回,再賣給市場。

Bogasari是印尼最大麵粉廠,其股東包括蘇哈托妻子持有的基金,即是說,家族從中牟利。多年的壟斷優勢使Bogasari在麵粉市場開放後仍穩居市場龍頭。

收益可以有多少?世界銀行一份報告指,在1988年,印尼麵粉廠的邊際收益達每公噸35.70美元,佔小麥價格三成,美國的只有每公噸10美元。直至亞洲金融風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施壓要印尼打破麵粉批發的壟斷,才會批出貸款,生產現金的機制才告終。

indonesia wheat imports by year

印尼入口小麥數目由1960年代末上升。圖片來源:indexmundi。

Indomie之三:誓要搶奪麵食市場

印尼沒有出產小麥,1966年,人均小麥耗量只是300克。到了1980年代初,每名印尼人已吃掉近9公斤小麥,到2010年,更超過18公斤。在這幾十年,印尼開發了麵食需求,更輸出海外。想起印尼,就會想起Indomie。

其實,Indomie既非首個麵食品牌,也非林紹良的三林集團創立,不過就由三林發揚光大。

印尼第一個即食麵品牌,是Supermi,第二個是印尼商人Djajadi Djaja的Indomie。1979年,林紹良的三林集團建立食品製造廠,1982年推出Sarimi到市場。

籌備生產期間,稻米失收,政府鼓勵人民改吃麵包、麵食。然而,Sarimi推出不久,稻米卻豐收,麵廠不能立刻取消訂單。跟對手Djajadi商討不果,三林決定把Sarimi割價打擊對手。Djajadi屈服,在1984年決定跟三林成立合營公司PT Indofood Interna。三林於是間接擁有Indomie。Djajadi起初當大股東,並收購了Supermi。

公司後來內部角力,三林集團取得控制權,在1994年更改公司名為PT Indofood Sukses Makmur (ISM)。Djajadi在1998年12月控告Indofood強迫他低價出售他旗下的食品商標和製造公司,多番上訴後仍失敗。

那邊廂,Indofood擴展業務。產品廉價而且不斷推出新款,吸引大量印尼人購買。在1994年,三林主導了八成印尼麵食零售市場,單是Indomie就佔了六成,Supermi和Sarimi共佔一成半。同年,Indofood上市。

先前介紹了生產麵粉令林紹良置富,生產麵食就錦上添花。美國國際發展署(USAID)的報告指出,Indofood可直接向Bogasari購買麵粉,即食麵的整體生產成本,遠較其他麵食生產商低。另外,多了人吃麵,就需要更多麵粉,整個集團就能賺更多錢。

Indofood創造了小麥和麵食需求,更一度超越日清,成為世界最大即食麵製造商。現時印尼是全球第二大的麵食消費國,僅次於中國。

Indomie之四:大學生頹食低調麵的故事

本地印傭吃Indomie,不足為奇,但成為青年頹食首選,就需要解釋吧。Indomie的香港代理商是幕後推手。

《明報》前年訪問呂凌鳴,他是復興(香港)貿易有限公司行政總裁,家庭是印尼華僑。公司在1980年代由他的父親成立,代理和分銷印尼等東南亞國家的食品,在1990年代初代理營多撈麵。

他在1996年接手公司業務後,透過贊助大學迎新營等活動,在大學生打響名堂。直至現在,營多麵仍是大學宿生主糧,匿稱「低調麵」。網民不時分享進食感受,創作新菜式。

2000年初,呂凌鳴接觸7-11的小食部及市面的小食店等,游說店鋪食材加入營多撈麵。他在另一個訪問表示,沙士期間,不少家庭儲糧,間接讓更多人接觸到品牌。

Indomie mi goreng 的mie/mi,是印尼文的「麵」,而goreng,是指「炒」。有說當初設計出撈麵,是方便人們進食時不需顧慮水份。

(不溫馨提示,即食麵適宜淺嘗,畢竟麵食加上醬料真的很熱氣。小吃多滋味。)

順帶一提,他們1999年開始經營「營多東南亞美食市場」,專賣東南亞食品。門市取名「營多」,是因為營多撈麵那時已打入本地市場,名字較多人認識。

「營多東南亞美食市場」集中售賣東南亞食品,自1999年成立。

「營多東南亞美食市場」集中售賣東南亞食品,自1999年成立。

Indomie之五:撈出國際

不少訪問指出,Indomie行銷國際,靠的是人和口碑。Indomie的品牌經理介紹,以往印尼人出外工作和讀書,總會帶同Indomie,補貨時會光顧當地的東南亞雜貨店。進口商意識到Indomie有需求,引進產品。他們又會推介牌子給同學和同事,讓外國人認識。

印尼是伊斯蘭國家,Indofood深諳伊斯蘭教徒的市場龐大,Indomie早已取得清真食物(Halal Food)認證,並進攻非洲。1988年尼日利亞開始進口Indomie,1996年設廠,如今是非洲銷售量最大的地方,每年生產200噸麵。繼尼日利亞、埃及、蘇丹、肯尼亞和埃塞俄比亞之後,今年Indofood在犘洛哥建廠。Indofood跟當地公司設廠,或者成立聯營公司,批出品牌專利和提供技術。味道和包裝容量會符合當地人需要,例如非洲的Indomie包裝較大,也較辣。

在非洲營商,難免會有風險。尼日利亞的Indomie生產商Dufil Prima Foods Plc行政總裁列舉,公司要有後備能源,而運輸基建不臻完善,以及未能拓展局勢不穩的地方,限制公司成長。

其他生產地包括馬來西亞、塞爾維亞、沙地阿拉伯、以及敘利亞,銷售目標主要為中東市場。

Indomie之六:再難熬,也要保住這頭現金牛

亞洲金融風暴重創印尼,印尼盾大幅貶值。社會動盪,更發生排華騷亂。動亂造成過千人死亡。蘇哈托在1998年5月21日辭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貸款給印尼政府,但條件是BULOG放棄對私有企業小麥進口和國內麵粉分配的壟斷權。

來自福建的林紹良和三林集團難以倖免。大部份家族成員匆忙離開印尼,民眾焚燒林紹良在唐人街的大宅。林紹良這位亞洲教父,此後一直與妻子及女兒同住新加坡,直至2012年過身。

對林家來說,這些都是小事。大事是,Indofood的股價急瀉,集團虧蝕。三林集團要還債,交出過百家公司,最慘烈的莫過於他擁有的Bank of Central Asia因為擠提,最終被國有化。Indocement也最終賣給德國公司。

然而,交出哪些公司,明顯經過計算,因為不包括現金牛Indofood。引述學者評論,只要售出Bogasari、Indofood以及電視台Indosair,足以償還債務。不過三林沒有這樣做。

1999年,林紹良有股份的第一太平集團,購入部份Indofood股份。第一太平在香港註冊及上市,至今擁有50.1%Indofood股權。集團另一重點項目是菲律賓的長途電話業務。

2004年6月,林紹良三子林逢生(Anthony Salim)成為Indofood主席。他也逐漸接手三林集團。即使失去蘇哈托這個靠山,事後看來,也不是大事。因為集團業務已大到不能倒。國內市場遇上競爭,例如Indofood的麵食市場份額去年跌至約72%,麵粉生產的利潤率減少,但集團已帶同即食麵和其他業務出去,到中國、新加坡、澳洲、菲律賓、非洲和中東尋找商機。公司在2013至2014年度生產160億包即食麵。

《金融時報》去年三月一篇專題指,Indofood,以及亞洲大型麵食生產商,例如康師傅和統一,現開拓售價高但利潤更豐厚的杯麵市場。

2013年,Indofood在亞洲麵食製造商排名第四,落後日清食品及統一食品。(圖片來自《金融時報》。)

2012年,印尼是世界第二大麵食市時,最大的是中國。(圖片來自《金融時報》。)

結語

本文無意推廣Indomie這個品牌,也無意把其經歷,概括至所有麵食品牌。本文旨在補充讀者的認知,麵食美味並不能完全解釋為何Indomie暢銷國內外。官商的主從關係,加上國內急切尋找替代食糧,也是打敗對手的重要因素。

我本來打算認識當代東南亞社會,於是尋找一些人物傳記研讀,在Google搜索到去年新書《Liem Sioe Liong’s Salim Group: The Business Pillar of Suharto’s Indonesia》,書背介紹他「建立的三林集團,在黃金時期控制了印尼最大的私營銀行,主要水泥廠和麵粉廠,以及世界最大的即食麵製造商」。結果就速吃了這書,打了這篇筆記。

廣告

11 comments on “Indomie,低調到尼日利亞人都識食

  1. Hi from The Ramen Rater!

  2. Yuan
    2015/04/29

    你好,我是台灣媒體關鍵評論網的編輯,想與貴站負責人聯絡,不知是否有聯絡方式?

    • Ronald
      2015/04/29

      你好。我是版主,先謝閱讀和留言。
      請問我們如何聯絡?

      • Yuan
        2015/04/29

        Ronald你好,感謝回覆,請問能否給我你的email?

      • Ronald
        2015/04/29

        不如留下你的電郵,讓我聯上,可以嗎?

      • Yuan
        2015/04/29

        請寄到yuan317@thenewslens.com,感謝!

      • Ronald
        2015/04/29

        收到了!

  3. firyaladiyanti
    2015/04/29

    Salim group is one of the biggest corruption scandal in Indonesia in Indonesian bank liquidity support case. The corruption scandal has cost the state amounting to Rp. 650 trillion in recap bonds plus interest that should be borne by the state annually rp. 60 trillion up to 2030 but has never been touched by the law.

    • 一蚊健
      2015/04/29

      Got it. I only know Indocement was bailed out once by the government. could you site one or two sources on your information?

  4. 一蚊健
    2015/05/08

    網友留言,解釋了為何叫「低調麵」。

    「低調麵」一詞其實起源於2002年的嶺南大學E座。當時indomie 並未流行,有一天有一宿友從裕記買了幾包回來,當時是一蚊一包;他在pantry煮麵時發出強大香味,一眾宿友驚為天人,發現又平又好味,大呼「抵屌」,故稱之為「抵屌麵」,並漸漸流行。後來一眾宿友更直接向代理商取貨,每次三四十箱(每箱四十包),於嶺南頓成風尚。由於在某些場合不太適合直呼「抵屌麵」之名,故以諧音「低調麵」代之。
    2003至04年左右,嶺南大學更有一非正式團體叫「低調公社」,主要工作就是集體訂麵...

  5. Jie Leung
    2016/02/18

    抵屌麵lol
    this article is fascinating, thanks for your effort in writing i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5/04/28 by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網誌統計

  • 66,696 點擊次數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思敏愛南洋

I Am Sze Ming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基進報導

為無權者充權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Awesome Life

If you are adventurous in your choices, you’ll have a lot more fun and excit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