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事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我們還願意接納難民嗎?《不漏洞拉—— 越南船民的故事》之時代意義

由成書到面世,《不漏洞拉——越南船民的故事》正值敘利亞和緬甸羅興亞難民問題嚴峻時刻,而香港也面對不斷上升的酷刑聲請個案。此書正好給我們一條問題:我們還有多願意接納難民呢?

我所指的「接納」,不一定是香港實實在在接收難民。即使從電視看到偷渡的新聞,我們也可以對事件有想法,例如是否認同難民出走原因、中轉地的居民接納還是排拒難民、國際社會的援助是否適切,等等。

由香港移民者寫出越南移民者故事

作者黃雋慧同樣是一位香港移民。家人擔心回歸,1990 年代遷往加拿大。船民滯港時她年紀尚輕,印象不深。她真正跟船民結緣,源自認識一群曾經偷渡到香港及附近地區,及後獲加國收容的越南人,記下一個個充滿血淚的故事。

作者同情越南船民的遭遇,除了記錄船民的故事外,還特別欣賞先來難民擔保後來者的作風,讚揚協助救援難民的外國貨輪和鑽油台人員。他們投奔怒海,始於越戰結束前,高峰期是中越交惡和戰爭,以及北越在統一越南後廢除私有制之時。書中首個故事,記錄鄭老師一家的經歷。

鄭老師的大哥在1972 年率先由越南偷渡來港。1980 年,二哥、大姊、大弟和小弟分坐兩批船到達泰國,後來到加拿大。最後,鄭老師、兩位姊妹和母親,獲得已定居加國的大姊擔保,在1984 年坐飛機團聚。大哥獲港府特赦成為香港人,大弟就獲美國政府收容。

逃難可歌可泣 人口販運可恨

這個故事並不完美——父親在越南被迫害自殺,但其他成員能夠逃往他國,落地生根,至今仍定期聚會,已經很幸運。對其他家庭來說,很多我們聽起來驚心動魄,或者怒火中燒的片段,今天已不是什麼。例如阿信和鄧超文身處的貨輪,五次被海盜洗劫,到馬來西亞短暫停留後,被大馬強迫再推上船拖出公海,要脅外國加快收容。他們唯有設法斷纜,漂泊大海幾天,最後到達印尼,獲當地政府善待,終能到埗加國。

求生變死,最為悲慘。有人遇風浪墮海身亡,有人在船上病死、餓死,但因為避免疾病滋生全船,家人要狠心把至親拋海永別,有人被海盜強姦,心靈受創自殺。每讀一章,就揪心一遍。

船民要出海,十之八九有人蛇集團在背後操作。但我現在才知道,當時越南官員也充當人口販子。人蛇集團和船東找來貨輪,半公開接受報名,每位至少收十兩黃金,家人要變賣家產換金,官員事後攤分利潤,順便驅趕資產階級。有些集團則存心行騙,收了黃金不安排偷渡。那邊廂,兌現偷渡的,為求賺到盡,屢次硬塞人上船,導致超載,加劇航行風險。不論為斂財,還是為鞏固新政權,越南人就成了犧牲品。

港人曾經同情忍耐至盡變敵視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在1975至1995 年,一共有超過 79 萬名越南船民,馬來西亞收留最多,約25 萬名,香港身為一個城市,卻緊隨其後,累計約20 萬名,收容態度已經相當積極。

香港人當時或多或少知道越南政局混亂導致船民逃難,而起初到埗的船民數目較少,市民以至政府也較同情。他們准許上岸,安置,等候第三國收留。即使載着 2700 多人的匯豐號,在拉鋸一個月,查明背後的人蛇組織運作後(例如船資十二兩黃金,有十兩給越南官員),船民也能在1978 年12 月上岸,置於深水埗難民營。在匯豐號、天運號和新安號事件前後,香港已接收數萬船民,營房遍佈港九新界。

寬容,也體現於早期的開放難民營,容許難民進出。其中阿青和阮三武就認為香港人對他們很友善,家人找到工作謀生,移民多年過後,二人對香港心存感恩。直到1982 年啟德難民營騷亂,才在大部分營地實行禁閉營。其後,船民不斷增加,實行禁閉營反而令營內人口更擠迫,設施又有限,船民在營內百無聊賴,治安日差。再者,他們更把南北越的仇恨帶進營內,容易挑起打鬥。難民問題,並非禁閉難民就一了百了。

外人可以輕易說,如果難民可以守法守規,甚至比本地人更潔身自愛,融入本地社會,會爭取更多當地人支持。然而,任憑社群如何控制內部成員的張力,互相幫忙,有時也抵不過外來衝擊,尤其是去向未明之時。隨着中英雙方決定在回歸前解決船民問題,加上避免被批評對內地和越南偷渡者的政策不一,港府在1988 年實施甄別政策,區分難民類別,強行遣反經濟難民,不可移居外地,這就是電台播放「不漏洞拉」聲帶的意思。

船民擔心被遣返回國,生活和生命也有危機。出於絕望,他們拒絕回國的手法愈趨激烈,例如火燒難民營、示威絕食、殺人、與紀律部隊衝突。港人自然更厭惡船民,同樣發起示威,要求政府早日遣返船民。一連串的第三國收容及遣反行動過後,餘下1400 多船民獲准居留香港,望后石難民營在2000 年關閉,政府結束照顧船民的任務。

人道危機大國不可卸責

作者重提這段往事,既指出港府和港人已經盡了相當的國際責任,遵從人道主義,同時重申,人道援助必須靠國際社會通力合作及施加壓力,悲劇才可阻止。

越南及中國政府要為掀起衝突、人民流徙而負責(後者也接收由一些陸路逃難的越南人)。參與越戰的美國連同澳洲和加拿大接收了逾八成散於亞洲各地的船民,負起人道責任。作者較少提及的,是英國的角色。

縱使沒有參戰,英國在越戰也支持美國,促成後來越南政亂,不能置身事外。英國有協助香港處理難民問題,但2009 年的解密文件顯示,前首相戴卓爾夫人一度堅拒接收船民。在1979 年,她在同僚壓力下才批准接收約一萬名船民。累積接收近二萬名,仍較美澳加三國少得多。如果英國多接納一萬幾千的滯港船民,更能紓緩營舍的擠迫問題。聯合國仍未償還港府11.62 億元處理船民的開支,前宗主國也沒有代為結帳。她可以做得更多。

以史為鑑 再思對難民態度

《不漏洞拉》並非針對當下世界難民議題的書,它為香港的近代史補白,但我們仍可借史鑑今,為當下的難民問題給一些參考。我們要控訴戰爭,要打擊人口販賣,因為到最後傷痛是平民。有庇護者久久未能適應新地方生活,以至破壞當地社會,但我們應該區分,有哪些問題來自難民的壞心腸,有哪些受居住地影響,例如核實難民資格時間冗長,令尋求庇護者絕望。此外,在處置難民時,禁閉營縱然有時無可避免,但我們不要誇大其好處。

相比二三十年前,現在要說服人們支持難民更見困難,尤其是政治人物藉着挑動族群情緒撈取利益。此書刺激讀者自我對話,在閱讀過程中,嘗試投入難民處境,希望改變一點對難民的看法。

【本文首發於2017年9月24日之《明報星期日生活》P32頁,主題圖片截圖來源見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09/26 by in 書介東南亞 and tagged , , , .

網誌統計

  • 88,853 點擊次數
Learning to write

Just your average PhD student using the internet to enhance their CV

京都・耆學帖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William on the way

…………我,在途上,義無反顧…………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南粵人

I Am Sze Man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Victor Leung's Blog

Continuous Improv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