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事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印尼是個資源之國,但人民富足嗎?——《印尼產業的政治經濟學: 資源詛咒》書介

香港人提及印尼,除了印尼撈麵、峇里島,印尼華人,大抵就是十多萬的印尼傭工。印尼近年的經濟發展亮眼,近十年的每年GDP,平均增長5%,但貧富和城鄉差距同樣嚴重,最富裕的一成印尼人,擁有國家77%的財富,不少國民希望出外打工增加收入。

印尼天然資源之豐,尤其是石油,本可改善國民生活,但因為以往政府過度依賴石油,沒有將資源收益投資社會,加上政商勾結嚴重,利益就鎖在小撮人手上,權力也集中於中央政府。研究東盟經濟的台灣學者戴萬平,最近出版了小書《印尼產業的政治經濟學: 資源詛咒》,藉戰後的汽車及石油工業發展,解釋印尼如何踏上這條路。

Snap 2017-08-13 at 23.39.26.png

今天印尼經濟的佈局,可以由前總統蘇哈托在1960年代推行的「新秩序」(New Order)說起。他控制軍隊,由軍隊控制國會。他推動了經濟,同時扶植了家族的政商網絡,掌政三十多年,在亞洲金融風暴後被趕下台。

資源豐盛 政府失靈

戴萬平指出,印尼政府處處介入產業,但結果是「政府失靈」,當中有五個因素影響印尼產業發展:國家統合主義、經濟民族主義、爪哇文化、政商關係及家族關係。五者分類不是十分清晰,又互有重疊,筆者整理後,用下列三段表述。

印尼幅員廣闊,東西的距離,猶如新疆喀什到石垣島。中央地方差距明顯,自然資源在四周,但連同撥款和基建收歸爪哇和雅加達,區域失衡形成「國家統合主義」。這個狀況到2004年,政府加強地方自治後才淡化。

二戰後,印尼脫離荷蘭獨立,首任總統蘇加諾採取「經濟民族主義」,致力發展工業為主的本土資本,謝絕外國資本牽制。這不是鎖國,印尼企業一直有與外企合作,但形式是販賣特許職權和執照,技術執行就交給國外企業,產品就在政府保護清單。印尼缺乏研發能力的本土供應鏈,產業自然無寸進。

所謂的「爪哇文化」,是指資源分享強調階級及非制度化,有政府關係(包括政府、蘇哈托家族和華人富商)、與外國合資的大財團就得利,中小企就要被財團吸附,生產技術提升反倒不是本土資本家關心的重點。

汽車內需市場大 商人卻無建立供應鏈

作者首先比較印尼和鄰近的泰國及馬來西亞汽車工業。泰國決定成為全球汽車產業供應鏈一部份,而大馬就自主發展汽車,印尼縱有龐大的內需市場,但的汽車工業技術相較落後。維持良好的政商關係,成為印尼各大車廠東主最關心的因素,提升生產技術並非重點,技術轉移也不普遍。如前所述,中小企業相較之下,缺乏商業網絡,無法生存,無法建立產業供應鏈。

過份倚重國營石油 竉壞了的孩兒

印尼的經濟特徵,在石油產業就更加明顯。自從1883發現石油起,印尼的石油業長期被歐洲油公司控制,漸漸成為國家收入支柱。到1950至1960年代,印尼政府加強掌控石油業,在1971年通過石油法,賦予國營石油公司Pertamina主導油田與天然氣資源運作的特權,包括勘探、開採、提煉、運輸和銷售等。

對於如此大型企業,政府應該有最起碼的監督,要求油公司交代帳目。但事實是,石油法容許Pertamina不需要公開年報,不受國會監督和討論。主事者可以輕易利用巨額資產,向國外銀行取得貸款,導致貪污。

Pertamina油站(圖片連結自Tempo網頁)

成也燃油補貼 敗也燃油補貼

如果國家經濟向上,政府靠石油收入應付開支,又以燃油補貼平息國家資源被跨國企業開採不滿,管治則容易取得正當性,民眾不易思考補貼政策對國家政策的壞處,例如石油收益未投入到教育與訓練專業技能。即使民眾因不滿Pertamina貪污作假而大規模示威,最後也被震壓,其後增加的補貼也消弭民怨,蘇哈托及家族的石油利益得以維持。

可以預期,國家的生命線被捆在變幻莫測的石油價格,是多麼危險的。價格下跌,重重打擊油公司和印尼。在1975年,石油價格從國際危機的高峰回落,Pertamina身陷巨債近乎破產,要政府救助。另一波下瀉出現於1982至1986年,印尼頓時要推行赤字預算。在金融風暴期間,蘇哈托取消燃油補貼和電力補貼,物價飛漲,這回民眾騷亂,終於迫使一代強人下台,其貪腐亦遭清算。

當開採石油與天然氣經已獲利豐厚,企業沒有動機投資,提升價值鏈,石油採挖後要運到國外才能提煉出石化成品,未能賺到最大附加值,久而久之,利益和技術也輸給其他國家。

在價格和技術之外,政府沒有透過政策調和石油資源不均,中央和地方容易產生衝突。例如石油資源豐富的亞齊,卻被限制開採權,無法享受經濟利益,演變為1970年代開始的自由亞齊運動。

石油業改革路畸嶇 貪污仍然嚴重

也許,沒有大破哪有大立。金融風暴驅使了石油業的制度改革,印尼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救助,代價要讓產業自由化(用批判一點的語言,就是說給西方更多機會賺錢吧)。在油氣生產方面,Pertamina變為國營有限公司,取消其勘探特權,不再壟斷市場,又要公開其營運資訊,收益歸入中央銀行。印尼又另設立獨立監管石油產業機構,中止Pertamina既為生產者又是監管者的角色衝突。轉型後的Pertamina變得保守起來,加上油井老舊,產能不足,落後於對手。

制度改革和競爭,為印尼帶來好處。然而,改革之路並不平坦,例如反對者認為引入更多國外私企是榨取國內資源,加上原有監管機構在2012被法庭宣告違憲,政府要另組新組織。2004年,印尼成為石油淨入口國,政府需要動用更多金錢購入石油,石油補貼更見困難,但多番削減補貼計劃也告失敗,甚至倒過來以降低油價來爭取總統選舉連任。直至2014年,現屆總統佐科維多多當選後,利用國際油價低迷的機會,終於落實補貼改革,例如補貼政策跟國際油價脫勾,把原本的補貼額投進基建,是為一大德政

Snap 2017-08-23 at 21.52.06.png

隨著生產量下降而使用量上升,印尼在2004年成為石油淨入口國。(圖片來源:PwC Indonesia Oil and Gas in Indonesia – Investment and Taxation Guide, 8th ed.)

德政背後,跟石油產業相關的貪污案件,包括虛報採購金額,連監管機構的執行長也被揭發收取政治獻金,至今仍未止息。這些破壞營商環境的因素,仍然困擾印尼的政治民生。此外,油價低迷,印尼的石油產量和佔政府收入比例下降,政府即使宣稱會提供優惠吸引採油,投資又增加,但近月先後有外資油企退出天然氣勘探項目,似乎對當地石油業,以至整個印尼投下不信任票。

Snap 2017-08-23 at 21.56.41.png

2016年,印尼油氣收入佔政府收入的比例跌至3%。(圖片來源:PwC Indonesia Oil and Gas in Indonesia – Investment and Taxation Guide, 8th ed.)

究竟國家擁有豐富油氣資源,是上天的恩賜還是詛咒,是政治經濟學者的大哉問。相比起挪威、美國和加拿大,戴萬平認為印尼中了資源詛咒,主要原因是制度不彰,政府沒有好好善用資源提升其他行業的生產力和競爭力,減少依賴石油收益,又欠缺問責能力,約束油公司,避免油公司貪污。可幸的是,印尼沒有像委內瑞拉或者中東和非洲油國這般糟糕。

香港和印尼的政經背景是天壞之別,但不乏比較和討論的範疇。香港的土地資源同樣珍貴,成了政府和地產商致富之道,儘管沒有單一壟斷,同樣出現利用特殊制度食利,凌駕民眾福祉的。印尼有豐富的石油和森林資源,但政府度身訂造法律容讓壟斷之餘,疏於監管,加上其他因素,折騰了戰後印尼發展。Joe Studwell的《亞洲教父》及《成與敗》記載了香港、印尼和東南亞大亨的「成功」例子,戴老師這本書,就是具體研究個案。

相關文章

明白香港印傭被層層剝削,就能了解台灣印尼漁工的血淚——《血淚漁場》書介

Indomie,低調到尼日利亞人都識食

PwC:Oil and Gas in Indonesia Investment and Taxation Guide ─ 8th edition

Yin Ying、戴萬平:由政治經濟學途徑看印尼產業發展

李佳怡:從委內瑞拉看石油對國家發展的詛咒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08/24 by in 經濟書介 and tagged , , , .

網誌統計

  • 88,853 點擊次數
Learning to write

Just your average PhD student using the internet to enhance their CV

京都・耆學帖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William on the way

…………我,在途上,義無反顧…………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南粵人

I Am Sze Man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Victor Leung's Blog

Continuous Improv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