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事

一蚊有難,百方支援。

香港製造業復興的可能

12241233_10154354952334307_4385270962864431936_n

今年理工大學舉行MakerFaire,匯聚各地makers。

作者按:本文首發於《號外》2015年12月刊。

資訊科技和生產技術革新,同時推動大型製造產業轉型,以及平民自主創造。

工業大國的宏圖

德國2013年提出「工業4.0」,中國國務院今年發表《中國製造2025》。

德國的製造業藍圖,是超越蒸汽機、電力和自動化電子生產時代,跳至智能生產。整條生產銷售鏈可以「互相溝通」,隨時調整生產數量,內容和款式,客戶完全知悉生產過程,產品更符合客戶喜好。

德國在前瞻,中國的產業升級其實是趕落後和脫困。

《中國製造2025》是中國未來十年製造業的行動綱領。文件明確點出國家的工業化進程落後於先進國家,因此要提高製造業創新能力,推廣以環保、智能為特徵的先進設計技術,結合工業及資訊科技,提升質量管理機制。政府推動企業改革,加強監管,確保公平競爭,協助企業融資,培訓人才和財稅誘因。

中國世界工廠的角色受到考驗。國內工資和運輸成本上升,亞洲新興國家如孟加拉、緬甸、柬埔寨、寮國等投資成本低廉,法規不嚴,導致不少低附加值的製造業就外流。另一方面,一些美國和日本等發達國家的企業,回流部份生產工序(reshoring),或者移到較近銷售點的地方。

概括來說,回流產品有幾項特徵:本土生產技術進步;消費者社群跟生產地相近,喜好日新月異,廠商可以更快回應和運送產品;產品生命周期短;安全顧慮較大。相機和電腦這類電子產品是一例。

當然,中國短期內仍是世界工廠。生產回流的情況沒有預期般急速。日本開發銀行八月的研究報告顯示,不足一成的製造商有計劃在財政年度結束前回流生產線。即使回流,也只限內銷產品。iPhone和iPad仍在大陸生產。再者,中國的內需強勁,支撐部份的製造業。

北京政府另一考慮,是製造業不能再停留在質素低,以量取勝的層次。這會阻礙國家成為科技大國。最大問題是製造業多數為私營中小企業,欠缺創新思維,較少重視設計,知識產權意識仍然薄弱,業務利潤低,融資困難。發展智能家居,估計是科技和製造業結合的試金石。

香港,難言製造業復興

香港的情況又如何?

本地製造業一去不返。即使港商在珠三角的經營環境越來越黯淡,選擇回流的只屬少數。香港工業總會去年訪問珠三角641家香港廠商。大部份也提出各項經營困難,但只有約6%回覆計劃轉移產地,當中只有三分之一計劃回流部份或全部活動來香港。

勞工成本高,勞動力不足,土地不足和成本高,缺乏工業發展和支援政策,能源不足和成本高是回流的五大挑戰因素。他們在內地會以提升人力資源管理,加強產品設計、科技研發,建立品牌來加強競爭力。

二戰後,香港的製造業不需要也不著重自主研發,設計和技術含量偏低。大部分的企業也是中小型,主要通過國際轉包進行原配件生產(OEM),競爭優勢是低工資和低度的產品多樣化。

當時港英政府沒有如亞洲國家般,大力介入工業政策。政府偏重金融資本家利益,以華資為主的工業資本家在殖民地政權結構中只處於邊緣位置,例如港英政府拒絕了工業資本家的要求,未能獲得更便宜的工業土地和建立工業銀行。工業家意識到,政府沒有長遠扶助工業,他們就只尋求賺快錢,不願長遠投資,升級技術。

反觀台日韓三地政府推動工業,實行出口規訓,要求提升生產技術,和強迫本國製造業出口產品,質量達至國際標準,淘汰品質差劣的企業。

碰上中國改革開放,香港工廠地皮價值和工資上升,廠商紛紛轉移產地,不少的落腳點是廠商國內的鄉下,前店後廠。香港製造業競爭優勢逐漸消失,被服務業取代,只保留部份產品設計和研發工序。

在1971年,香港有47%的就業人口從事製造業,到2011年只剩下的3.1%。在1987年,87.6萬人從事這行業,2011年只留下11.2萬人。相反,服務業的僱員,由1971年的佔42%,增至2011年的89%,達318萬人。

依此背景,香港難有具規模的製造業復興。誠如銀行家王冬勝所言,香港的製造業角色,是融資,以及培養科研人才。

那邊廂,自家製造越趨流行

可喜的是,近年多了香港人從事自家製造,不論是職業或者業餘。這個現象,兩岸四地先後冒起。

平民自主創造成真,一來多得生產技術普及和成本下降,二來香港人越來越喜愛有個性的產品和服務,厭倦標準化生產和消費。

這股maker movement,台灣稱自造者運動,內地稱創客運動,源自2005年的美國。2006年,世界首個自造者展覽會(Maker Faire)和首家自造者空間(makerspace)TechShop誕生。

幾項轉變造就這場運動。3D打印技術普及和成本下降,自家生產耗費不高。3D打印機連材料成本,加起來可能只需數千元。開源軟件和硬件廣泛使用,makers可以不用購買軟件設計物品。運動又鼓勵共享設計過程,交流心得,合力完成大作,從中建立makers社群。他們可以到makerspace租借,少量生產,同樣不用購買工具,生產成本可再壓至幾百元。眾籌網站可以讓makers募款創業。由於成本低,創作即使失敗,損失也有限。或許這樣說,這個運動鼓勵失敗,直至成功。

當這股風氣傳到設計師行業

香港人黃駿賢選擇在台灣創辦makerspace,因為他觀察到,台灣中小企業願意接新創團隊的產品訂單,香港就不行。近年許多製造業第二代接班,設法把OEM轉型為「原創設計製造」(ODM),推銷品牌,所以非常需要設計服務。

或許,香港的情況未算太糟糕。一些本地設計師仍能承著這個科技生產普及浪潮,成為designer-maker(設計生產者)。他們自家設計、出資、兼顧製模裝配,小批量生產,例如用3D打印或者鐳射切割做飾物,或者用數碼打印製作時裝。

未來,可能人人都是造物者

曾幾何時,香港流行說「工字不出頭」,連帶工匠也被看低,當白領才有出息。今天,生產技術再度普及,材料機器價錢下降,當上designer和maker不再是少數人的職業。再者,香港人越來越喜愛有個性的產品和服務,有利自家製造。不同地區也出現製作手工藝的店鋪和市集,甚至有青年人租鋪教木工,聯絡社區老師傅,免得技藝失傳,尋回人與物的親密感覺。我們重新欣賞匠人。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5/12/31 by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網誌統計

  • 71,589 點擊次數
京都・耆學帖

一蚊有難,百方支援。

William on the way

…………我,在途上,義無反顧…………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思敏愛南洋

I Am Sze Ming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基進報導

為無權者充權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Awesome Life

If you are adventurous in your choices, you’ll have a lot more fun and excit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