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事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實踐掃走鬱悶(《這一代的鬱悶--從消失中的香港到世代之戰》書評)

《這一代的鬱悶》,印象文字出版。圖片來源:印象文字。

坊間爭相為佔領運動斷症。有人認為社會豐饒,青年追求「後物質主義」。這忽略了運動訴求包括「很物質」的住屋權。有人認為問題源於階級矛盾,但解釋不來抗爭者多數是青年人。筆者認同鄒崇銘和韓江雪新作的見解:兩者皆是,問題來自階級矛盾,體現在世代矛盾。

九年前,兩位作者撰寫了《香港的鬱悶:新生代vs嬰兒潮世代》。本書是其續篇,無論在主題、內容、行文、及風格,也有舊作影子。

圖片來源:豆瓣

作者年屆四十有多,夾在嬰兒潮和八九十後中間。舊作批判嬰兒潮一代是社會學家所說的「組織人」,善於在大型科層組織生存和上位。他們也生得逢時,口中的獅子山下故事,說穿了是「符碌」得來:沒有冷戰,資金南來,造就不了工業起飛。

而且,他們乘著世界金融化浪潮,投放心力於短線炒賣投機,不少人從中得益,消弭階級矛盾。金融風暴打破了這神話和規律,但他們難以轉身,即使想出四大支柱,也不擅執行,很多時也流於「食老本」。

處於當時的三十世代,作者既不相信嬰兒潮世代自詡的自由競爭、開放、獅子山下精神,但難以動搖他們,因為他們掌控香港資源和權力,經濟逆境又限制了他們改變的空間。這解釋了「鬱悶」從何而來。

九年過去,作者在新作修正了對嬰兒潮的看法。他們認為嬰兒潮不只是「食老本」,骨子裡仍充滿反叛精神。當年他們開天闢地,建立戰後香港榮景。韓江雪跟著用梁振英和梁錦松為例,推動八萬五建屋目標和教育改革,並推測他們會繼續有大動作。八九十後是新一波的開創者和反叛者。

兩個世代在碰撞,不少人認為青年人爭取保衛港人身份、言論自由、普選等後物質價值。韓江雪提醒,「『後物質主義』必須建基於堅實的物質基礎」。其實,有留意佔領運動的人也知道,參與佔領的人,不乏在抱怨經濟制度出了問題。他們眼看地產霸權,官商勾結,才要求有普選,平衡政治權力。即使反對佔領運動的人,也不乏埋怨經濟失衡之聲。

這是階級矛盾,體現在世代矛盾。青年人感受不到經濟發展的成果,以及來自北京的壓力,難以掌握未來。作者眼中的青年人,敢於改變社會,憤怒中帶有希望。新書用上「這一代的鬱悶」一詞,似乎指向嬰兒潮和作者身處的,四十來歲的一群。

那種鬱悶,有兩個方面。作者嘗試解釋,其一,嬰兒潮不明白青年人躁動,認為上一代人已經給了青年人太多,不應再吵鬧。

其二,是作者感受到不少中生代不滿現況,希望過點脫序的生活,例如在佔領運動期間,實行日間上班晚間佔領。相信大家也記得西裝友抬起竹枝做路障的照片。然而,佔領過後,「整個社會彷彿又像甚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如常運作」。

這個說法有點誇張。其實,作者在書本後半部份,列舉近年與青年人和社區居民,投入另類經濟實踐,包括推動公平貿易、本土研究、本土農業、民間規劃、停止住屋商品化、共享城市,等等。更重要的是,這種投入,早於佔領運動發生,延續至今。他跟一些八九十後社運青年如此投入,為的是用行動證明,要追求和實行後物質主義,必須有物質基礎,跟社區連結,克服政治矛盾以外的經濟制肘。

另外,嬰兒潮世代意外地有份製造躁動的青年。香港進入後工業化社會。就業職位越趨不穩定、零散。書中提及,縱使不斷宣傳職業教育,人生教練,建立「人生成功方程式」,美好願景似乎落空。

香港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有人說笑,香港只有兩個階級,就是有樓階級和無樓階級。近日僥倖在股市升浪有斬穫的,預期也會「套股換樓」。工作收入再多,也給租金和供樓開支吃掉。還未計算北京加強控制香港。這無疑增強青年人的失落及不滿。

那邊廂,某些行業,例如藝術、設計和資訊科技,容許FREELANCE謀生。當中的青年人能夠彈性生活和工作,反而有利他們抗爭,以及參與另類生活實踐。

書本多番強調要改變經濟制度。在中港政治及經濟融合下,社會文化和產業漸漸單一,失去香港特色和自主性(這是書本副題「消失中的香港」的來源),早已存在的恐共排外思潮得以滋長。作者大膽建議,利用稅收和收費,紓緩世代/族群矛盾。除了社會討論多時的陸路離境稅,還有針對境外人士的特別教育、醫療和房產稅,以及保育稅等,收稅後再投放在相關範疇。作者深信,唯獨重建經濟制度,才能建立公平的社會,展現個人潛能。

明顯的,這是給(泛民主派)政黨、學術機構及大智庫的建言。作者固然諒解這些組織生存的難處,但諸如鄒崇銘有份參與的土地正義聯盟和本土研究社,在資源緊絀下,仍能生產一系列研究和政策倡議。(話雖如此,筆者認為政黨的政策研究不是這麼貧乏,每年它們也提出一系列施政建議,成功爭取與否就是後話。)

作者寄望政界學界採納研究成果,革新香港,化解世代矛盾,成為治港方略;同時寄望社會,與其在鬱悶,不如行動改革社會,只要力所能及便成。

新作不是一個嚴謹的學術作品。作者觀察的對象是世代,但同一世代的人也有不同特質,例如政治立場可以南轅北轍。也許作者和其社交圈子多是民主派,書本較能解釋相當數量的青年人為何起來抗爭。至於建制派青年和中生代如何想,則沒有著墨。縱然如此,新作仍有助讀者了解佔領運動以至背後的社會衝突。

本文首載於《號外Book Review》2015年5月號。

廣告

One comment on “實踐掃走鬱悶(《這一代的鬱悶--從消失中的香港到世代之戰》書評)

  1. 引用通告: 實踐掃走鬱悶(《這一代的鬱悶--從消失中的香港到世代之戰》書評) | InPress Books 印象文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5/05/10 by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網誌統計

  • 94,177 點擊次數
Learning to write

Just your average PhD student using the internet to enhance their CV

京都・耆學帖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William on the way

…………我,在途上,義無反顧…………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南粵人

I Am Sze Man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香港仔公國

The Dukedom of Aberdeen - My own private Aberdeen

Victor Leung's Blog

Continuous Improv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