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健小事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有工無業──重讀香港工業式微的另類原因

20140318_07

星光實業總寫字樓。該公司以生產「紅A塑膠產品」聞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Joe Studwell新書,談論亞洲,卻選擇性遺漏香港。是他不理會香港嗎? 他以記載近代亞洲經濟發展史及富豪軼事而成名,去年出版新書《成與敗:亞洲國家的經濟運作之道》,剖析日本、南韓和台灣為何經濟成功,中國亦步亦趨,而馬來西亞、菲律賓和印尼則失敗。

20140318_01

圖片來源:八旗文化網頁

作者歸納出三個秘訣。首先,台日韓三地政府在戰後實行土地改革,以家庭農業增加產出,創造巨額儲蓄和內需市場。其後是政府推動工業,實行出口規訓,要求提升生產技術和強迫本國製造業出口產品,質量達至國際標準,淘汰品質差劣的企業。第三是政府不統一補貼工業,而是控制銀行業活動,集中資本到小農業和製造業,促進長遠經濟發展,而非短期獲利,又盡力阻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機構干預本國財金政策,例如開放市場。東南亞政府要麼不去做,要麼沒有決心。 Studwell明言這個分析不包括香港和新加坡,因為香港是個離岸中心,競爭力「來自其專業化的貿易和金融服務,同時卻享有比其他國家更低的結構性日常開支」(第16頁),在財政上較其他地方佔優,而且香港不能獨立存在,要依賴其他地區。 他的解釋,只是部分正確。香港的財政結構固然跟周邊國家不同,但的確出現一陣以製造業為主的工業發跡史,並反照出政府不推動工業的缺陷。 ——————————————————-

睇數:製迼業由盛轉衰

在1971年,香港有47.0%的就業人口從事製造業,到1981年跌至41.2%,1991年26.1%,到2001年的6.6%,2011年的3.1%。在1987年,87.6萬人從事這行業,1991年仍然有66.5萬人,2011年只留下11.2萬人。 相反,服務業的僱員,由1971年的佔41.3%,到1981年的佔47.1%,1991年的64.3%,2011年躍升至88.7%,共318萬人。 當中,從事金融和保險,地產以及專業及商用服務的,在2011年有19.2%,68.9萬人。 20140318_04 20140318_03 看看GDP數字,跟貿易、運輸、金融和地產等相關的服務業佔香港GDP比例,由2000年的87.3%,增至2012年的93.0%,達1.87萬億港元。 同期的製造業比例,由4.8%減至1.5%,只有306億港元,不到服務業的2%。 回頭一看,在1997年,製造業比例是6.5%,1981年是22.8%,1971年是28.2%,佔總GDP超過四分之一。 比較一下,服務業的比例,1971年只是62.7%,製造業的貢獻是服務業的45%左右,大得多。 20140318_02 20140318_05 [注意:政府統計處曾經改變計算GDP的方法及數字,因此比較只作參考之用,並非完全反映兩個行業及年期的差別。] ——————————————————-

製造業式微,不僅是北移的故事

本地製迼業業式微,故事不僅是廠商壓低成本,北移工廠這麼簡單,還有工業資本家和金融資本家不能協調,港英政府沒有積極扶持工業,廠商沒有升級產業等情節。過往讚譽的製造商靈活多變,大抵是善用親屬和同鄉網絡接收多方訊息,壓低成本。當然,沒有冷戰隔絕中國和西方貿易的背景,香港工業發展史一定被改寫。 要闡釋這些觀點,很複雜。學者李劍明和羅金義,以及趙永佳和呂大樂整理一系列解釋香港工業演變的文章。下文為當中精粹:

20140318_08

李劍明和羅金義編輯了專書,在主流經濟學以外,解釋香港經濟發展史。

20140318_06

趙永佳和呂大樂解釋香港如何踏進「中國的全球城市」。

  1. 主流史或殖民史中,香港工業化只被視為一個戰後現象。在二戰之前,香港製造的產品不只在國內市場銷售,也行銷世界各地。主流史忽略戰前工業化的原因之一,是製造業部份的發展完全在殖民地計劃和西方經濟活動之外。(李和羅,導言)
  2. 在香港的英國商人努力使政府維護他們的商業利益。這些龐大的利益來自銀行業、貿易和地產市場,並通過不斷發展中的轉口貿易進一步積累。其力量之大,足以反對政府增加稅收和支援不直接跟貿易相關的開銷。(李和羅,導言)
  3. 結果,殖民地政府不會大力介入工業政策,「因為工業資本家和商業金融資本家之間的利益並非協調一致,而工業資本家(以華資為主)在殖民地政權結構中只處於邊緣位置。因此,殖民地政府拒絕了工業資本家的訴求,包括獲得更便宜的工業土地和建立工業銀行。」(李和羅,導言)
  4. 政府並非奉行自由市場(例如她大力興建公共房屋,間接減低勞動生產成本),卻用此為名,不直接支援工業。即使工業化有可能在不干預政策之下進行,香港能否進一步發展經濟,依然取決於技術能否升級。香港的工業以出口為主,其主要特徵是通過國際轉包進行原配件生產(OEM),香港製造業的競爭優勢是低工資和低度的產品多樣化,其設計和技術含量偏低。(李和羅,導言)
  5. 因為政府的「自由市場」擋戰牌,以及金融部門不配合,工業家發展出一項生存技巧,就是投資工業時,投資者的願望是尋求快捷的利潤,於是要靈活對應市場轉變。當時大部分的企業也是中小型,靠著西方和日本的訂單生產貨品,不涉及自主研發。然而,這又限制創業家升級技術,碰上中國改革開放,本地工廠地皮價值和工資上升,廠商轉移產地,不少的落腳點是廠商的鄉下,前店後廠。香港製造競爭優勢就逐漸消失,轉戰金融地產業。不少低學歷的工人在服務業掙扎求存,並成為香港社會階層二元化的主因(趙和呂)。很多香港人也懷緬當年,人人胼手胝足,共創繁榮。

——————————————————-

四大支柱 六大產業 成效有限

上周五,中國總理李克強說,中央政府繼續支持香港,保持並且提升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的地位。內地正擴大開放服務業,香港可乘著專業優勢,「近水樓臺可以先得月」。這是重覆香港在國家十二五規劃的定位。 新書《以銀為本》指出,四大支柱和六大產業,看似是運用知識型經濟的優勢,推動香港經濟。但這些垂手可得的搵快錢機會,代價卻是令香港工商百業的質素停滯不前。 很簡單,有了以千萬計的自由行旅客,藥房只要儲備足夠奶粉、藥物和化妝品,財富自會滾滾而來,還會有空思考新業務麼?單是沙田市中心的幾家商場,就有四家屈臣氏,三家萬寧,還有至少五家藥房。商鋪租金高昂,只有連鎖店才能付得起,個體戶和自家品牌越來越難生存。從業員即使賺取不錯的入息和佣金,但晉升階梯有限。 王慧麟近日也撰文評論重點產業,前景黯淡。例如環保產業,政府的環保政策龜速推行,廠家看不到前景,不敢冒進。假如不是因為立法會否決堆填區撥款,相信政府不會財政支持回收業。沒有足夠人力支援,醫療產業只會空中樓閣(或者一窩蜂做產科生意賺錢)。香港物流業成本效益已到瓶頸,深圳港的吞吐量將慢慢拋離香港。香港機場可與泛珠三角機場優勢互補,但至今仍未解決空域重疊,廣州白雲機場就積極擴建,追趕香港。

該書認為,香港並非缺乏勞工,而是缺乏長遠產業。

——————————————————-

往積不良 難看未來

時而勢易,過去香港的工業榮景,是一連串的政治經濟因素促成,難以重製。再者,國家規劃的香港,不會是個工廠城市,就連廣東省也籌謀升級轉型,發展高端製造業,例如電子器材、機械、環保設備等。即使重製,政府和廠商有否能力和決心追趕產品質素,也是疑問(正如上文提及的服務業呈現more of the same的趨勢)。 經濟學者曾澍基在2003年指出重點。香港經濟結構要成功轉型,「不可能依靠市場力量驅使企業自發轉變……政府應該轉變為提升本地競爭優勢的主要力量」。他遙遠呼應Joe Studwell的政府介入主張。(當然,如何避免政府過份扶植財閥,導致貪污和利益輸送,反過來減少競爭,甚至控制政府,這是一大疑問。) 《以銀為本》提倡搵慢錢,漸進、穩定、紮根土地,立足群眾的投資,減低資本流動對社會的衝擊。有了產業政策,才能討論人口政策,例如挑選短缺移民類別,和構思投放何種教育資源。李克強總理矢言「向污染宣戰」。如果香港認真實踐六大產業下的環保產業,既改善香港的環境質素,提高社會整體的健康水平;並開創科技產業,推動自主研發,同時亦能驅動勞力密集工業,說不定日後科研成果還可出口內地和外地,配合國策,同時養活萬千香港人。

廣告

3 comments on “有工無業──重讀香港工業式微的另類原因

  1. 引用通告: 有工無業──重讀香港工業式微的另類原因 - dropBlog

  2. 引用通告: 有工無業──重讀香港工業式微的另類原因 | PHP News

  3. 引用通告: 香港獨立媒體 | 有工無業──重讀香港工業式微的另類原因 - 中国数字时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Information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4/03/18 by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網誌統計

  • 88,853 點擊次數
Learning to write

Just your average PhD student using the internet to enhance their CV

京都・耆學帖

一日不吃飯,一日不做事

William on the way

…………我,在途上,義無反顧…………

Shenzhen Noted

blogging urban change since 2005

窮游破事兒

遊記、時評、採訪心得、滄海遺珠

南粵人

I Am Sze Man Lee

東亞新觀點

走入亞洲,專門關注東亞國際政經動態

失去。擁有

人一直在尋求依賴,我們太害怕未知,寧願選擇一成不變。到頭來,其實我們從來都是一個人。

looking for the story that matters

續尋。留聲的一二事 | 方欣浩

死也要去旅行

一個精算師, 在香港返工太沉悶, 不習慣在一個地方呆得太久. 最近, 跟公司請了半年假, 決定要用一雙腳踏遍南美洲的土地

凍啡走甜

Justin Yip。第四代香港人。好懶醒,自大又自卑。面前有珍饈百味,但總覺隔離飯香。

Victor Leung's Blog

Continuous Improvement

0987255046o

A modern business theme

%d 位部落客按了讚: